沒有號碼,禮服自備T恤,跑到了也沒有紀念獎牌,甚至連成績都沒有……
  在昨天開跑的杭州國際馬拉松上,在官方公佈的25000人的名單之建築設計外,還有這麼一批“黑戶”,他們或沒有來得及報名,或根本就沒有想著報名,但他們也一樣在跑,一樣享受著馬拉松的快樂。
  六歲男孩製冰機果果一家
  當當鋪“黑戶”,我們家蓄謀已久
  六歲莊臣杭州男孩果果和爸爸媽媽的“杭馬三人組”,是名符其實的“黑戶”。
  “一直在關註杭馬的官網,網站報名開始的時候,第一時間就去報了。可果果只有六周歲,而家庭組對參賽選手最低的年齡限制是七周歲。兒子之前聽我說要帶他和很多很多人一起跑步,興奮得不得了,既然報不了名,我就想帶他跟在隊伍最後面,感受一次杭馬的氣氛,也不錯。”果果媽媽介紹道,當杭州馬拉松的“黑戶”,他們一家確實“蓄謀已久”。
  “開始的一段路,人太多了,大家幾乎都是走的,過了黃龍路和曙光路路口,真正的跑才開始。”果果媽媽說,沒想到剛能跑起來,兒子就把她遠遠甩在了身後,本來想來“打醬油”的果果爸爸不得不拿出速度去追兒子,“從曙光路到保俶路,然後是北山路,一直到斷橋兒子才喊累,改為走了。”
  “走到岳廟,看著身邊一撥撥跑過的人,兒子居然沖我說:媽媽,我們是來跑馬拉松的,還是來走馬拉松的?在兒子面前,當父母的總不能太丟臉吧,一咬牙,接著跑起唄。哈哈。”1小時40分鐘,果果一家走走跑跑,完成了6.8公里的迷你馬拉松之旅。
  “我特別希望兒子能從小養成愛運動的好習慣。帶他參加一次,小朋友會親眼看到,原來跑步是有這麼多人都喜歡的一件事,他也會被現場健康、積極的氛圍感染。”果果媽媽說,明年的杭州馬拉松果果就可以正式報名,他們一家也就不用再當“黑戶”了,“特別希望能真正地全家一起跑完一次,果果應該沒問題,反而是我們當父母的要加油了。”
  沒報名的福建小伙黃炯
  跑馬拉松就是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
  一身黑色的運動服,身後一個黑色的運動背包,終點線前別人都在拍照留影,他卻行色匆匆地走過;別人都在和家人朋友聊天,他卻獨自一人……上前一問才知道,這個剛跑完短程馬拉松的小伙名叫黃炯,這個周末他從福建大老遠趕到杭州,只為參加一場朋友的婚禮以及參加杭馬。
  號碼呢?“我沒有報名,反正一樣可以跑,沒區別啊!”
  是因為錯過報名時間了?“沒,我壓根就沒想過報名。跑步是自己的事,想來就來了。”黃炯說。
  黃炯說自己是一個自行車愛好者,“騎著自行車可以去更遠的地方,平時也就一兩百公里,去過很多地方,很自由很瀟灑。”
  也許正是因為享受騎車的無拘無束,黃炯說,馬拉松對他來說就像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。“有的人參賽為了一個有紀念價值的號碼簿,參賽服或者是紀念獎牌、證書,但我覺得沒必要在乎那麼多形式上的東西,只要自己喜歡說走就走唄,重要的是完成馬拉松這個過程。我不是做給別人看的,只是證明給自己看而已。”
  看著周圍人都在拍照留念,黃炯笑笑說,“這些對我來說真沒那麼重要!”說完,黃炯背著他的大背包走了。
  替兒子來跑的李沁
  完全忘記了跑不動就打車這回事
  腳步有些蹣跚地衝過終點線,李沁雙手扶膝,猛喘了兩口氣,卻顧不上休息,招呼在一旁等待的兒子,趕緊拿出手機,給她和一旁的計時器合個影。
  本屆杭馬,李沁和丈夫肖軍事先都沒有報名,所以在衝過終點後,沒有成績單的他們,只能用這種方式來紀錄自己也曾“到此一游”。
  李沁和肖軍都是房地產從業人員,這是他們第一次跑杭馬。李沁說,這次原本準備給16歲的兒子報個名,他們夫妻再陪兒子跑一段,沒想到兒子前段時間腳受了一點傷。“我和老公就想,乾脆我們來跑得了,也算替兒子完成心愿。”
  這些天來,夫妻倆每天早起鍛煉,“先是沿著小區跑幾圈,後來就在貼沙河邊跑。剛開始有些吃力,但後來越跑越舒服,白天工作時的精神也好了許多。”
  不過在昨天出發前,李沁還是有些忐忑,她和丈夫商量,萬一真的在半路上跑不動了,“要不,到時候我打個車過來吧。”
  話是這麼說,但跑著跑著,李沁早就忘記了打車這回事。“跑的時候有一種腳底生風的感覺,整個人感覺像要飛了起來。” 李沁說。
  跑過了終點,一家三口開開心心地合了個影。雖然沒有官方認定的成績,但李沁覺得也沒什麼,“我們是跑著開心的,有沒有成績真的無所謂。”
  李沁說,“以前覺得馬拉松是運動員才能跑的事,但有了這次經歷,才感覺也不是那麼的高不可攀。明年,我們一家三口還要來。”
  (原標題:杭州馬拉松里的“黑戶”)
創作者介紹

腕錶

pv58pvbkf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