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子到春秋各國游走14年,身邊帶著一群徒弟,一路上碎碎念、唱唱歌,好不熱鬧。
  可是,夫子不是去看風景的,而是去求職,而且還是一個充滿理想主義的職位。當時,他所處的社會,禮樂廢弛,史書典籍零散殘缺,已有世風日下,人心不古的趨勢。一肚子抱負無處施展的孔老師,決定出山,照他不客氣的說法,就是等待一個大BOSS,重用他,讓他輔佐。而且,他自信心爆棚:假如有用得上我的,只要一年就可以,三年便能成功。
  然而,從一個城市,輾轉到另一個城市,道理沒灌輸多少,白眼受盡無數,還要被追殺,被絕糧,歸納起來四個字:夫在囧途。
  那麼,孔子是怎麼面對的呢?一副睥睨一切的聖人姿態自然不行,孔子收起心裡的孤獨感,吹拉彈唱,一路走下去。
  君子在囧途,還好有夢想
  孔子一直在跳槽,原因很簡單,這裡的主子不能再“利用”他了,再不能對他講禮貌了,他的滿腔熱情無處可用,只好不斷去“外國”碰碰運氣。
  這畢竟是一個歷經滄桑的老男人,再是恭敬有禮,擁有紳士的品格,如此得不到重用,心裡還是很沮喪。
  “我總應該找個差事做。我怎麼能像一個牆上葫蘆,掛著不吃飯?”他心裡那麼著急。
  有一次,子貢說,這兒有一塊寶玉,在盒子里裝著出賣,是不是在等待高價賣出呢?老師心裡的憋屈一下子宣泄而出,大喊:“出賣啊!出賣啊!我等著有人買我!”
  好吧,這已經不是你印象里、規行矩步的老學究了,如果在當今的文藝圈裡混,孔子一定是自黑的榜樣。
  他來到鄭國,有一天和門徒走散了,便獨自站在城東門思考人生。鄭人跟子貢說,有一個人,高大個子,好像古代的帝王,在東門那兒站著呢,那副垂頭喪氣的樣子,簡直像個喪家之犬。孔子聽了,呵呵一笑:別的我不知道,至於像一條喪家狗,倒真有點像。
  這應該是自黑的最高境界了吧。雖然,他心裡的鬱悶,只有徒弟知道,否則不會3次問他們:我們一班人,不三不四,非牛非虎,流落到這般田地,為什麼呢?
  宣泄歸宣泄,老師的自愈能力是很強的。
  他到蔡國的第三年,本來蠻蠻好楚國派了專人來聘請他,他也正要去見禮,但陳、蔡兩國大夫走到半路,突然覺得這個老頭的存在,以後會威脅到他們的地位,就派了人把師徒圍困在郊外一家小客棧,絕糧7天。
  徒弟們都餓病了,他呢,繼續講著“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”的道理,然後在雨中創作歌曲。徒弟終於聽不下去了(還好沒自殺),只是抱怨:君子也會有這麼囧的時候嗎?老師唱完了,認真地說起了“我的夢想宣言”:君子遇到困難,就能夠把持得住。
  邊走邊唱,夫子天生治愈系
  這才是孔子,能跌倒也會自己站起來的男人,而且認準了一件事,只要自己還活著,無論再大的困難,也絕不退縮。
  他旅行到宋,有一天,正和弟子們在大樹下講習禮儀。此時,宋國的司馬桓魋揚言要殺孔子,把大樹都砍倒了。孔子只好離去,弟子們催促老師行動要快一點。他慢吞吞的,一邊學蜘蛛俠安慰大家:能力越大,責任也就越大,上天既然賦予了道德使命給我,他又能把我怎麼樣?
  也有路人想不通,看他奔來倒去,覺得去哪裡還不是一樣亂,一樣打工呢,你還以為自己是奧特曼啊,不如過自己的小日子,逍遙自在呢。
  孔子把鼻子上的灰輕輕一撣,繼續發表蜘蛛俠的宣言:人總有責任的,怎麼可以管自己隱居,整天和鳥獸生活,天下如果太平,我也用不著到處奔走了。確實,他最受不了無所事事,天天吃得飽飽的,什麼也不做,就知道鬼混,這太不像話了,“不是有人賭博下棋嗎?那也比閑著無所事事好哇。”
  所以,治愈系的夫子,秘密武器是自娛。比如,他29歲就跟著音樂名家彈奏樂器,一生最愛是音樂,可以當飯吃,在齊聽了韶樂三月不知肉味。這種享受,他當然要和大家分享,子游做武城宰,便弄得滿城都是弦歌之聲。而且,他聽高雅藝術,低劣的音樂要禁絕,孔子覺得鄭國的音樂最淫蕩,就提倡禁止。
  雖然品位高,但他一點都不驕矜自喜。和別人PK唱歌,人家如果唱得好,他還要請對方再唱一遍,然後自己在一旁和聲。
  小怪癖+小脾氣,他就是那樣的漢子
  不過,孔子還有點小龜毛和小脾氣。
  作為一枚吃貨,他對吃極其挑剔。照林語堂先生分析,這可能是他把老婆氣跑的原因。比如,菜的季節不對,不吃。烹調方法不對,不吃,用的佐料不對,也不吃,甚至席位擺得不正,他還不肯坐。有一隻野雞飛過,停了下來,子路想打下來給老師添點伙食。結果,孔子嫌野雞的氣味太腥,不吃。其實,吃貨是這樣想的:野雞要掛起來兩三天才好吃嘛。
  不僅如此,夫子對時尚也有自己的認識,尤其在搭配上,黑羔羊皮袍子要配黑面子,白羊皮袍子配白麵子,狐皮配黃面子。為了做事方便,他把右袖子設計得比左袖子短。
  不管是不是因為這些小怪癖把老婆氣跑的,你會發現,原來,孔子跟普通人那樣,也恨人,鄙視人,他老人家還四五次當著人面說出很刻薄的話。
  孺悲要見他,其實,他稱病不見,或者叫門房說一聲不在家就夠了,可他呢,明知道孺悲在門口,還故意取瑟而歌,讓他聽到……夫子頑皮了,但,我就是我,不喜歡就是不喜歡,就像雍正說的,朕就是那樣漢子。
  包括大家都八卦過的孔子見大美女南子的故事,暫且撇開跟愛情有關的YY,你想想,南子因為太漂亮,名聲略不好,子路看到老師在路上遇到她,居然沒避諱,當然不高興。但此時,老師要告訴你,你們的想法是不對的。我認為偽善的人,肯定不與他來往,南子只是長得好看,沒有踩過我的底線啊。
  這就是孔子,不一樣的煙火,一點都不迂腐。
  (原標題:夫在囧途,邊走邊唱)
創作者介紹

腕錶

pv58pvbkf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